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>南縣文化>湖西文藝

所有的木頭此刻醒來 益陽 劉喜良

2019年05月29日 浏覽量:198 來源: 本站原創 作者:

所有的木頭此刻醒來

這就是天意!

在人類暝想之間,所有的木頭像春天盛開的花朵,那是與我們匹配的高尚靈魂,在這方山水間次遞醒來。

白雲悠悠,蒼狗缈缈。成千上萬年打一個盹,醒來的木頭,你蛻變在時光的隧道裡。沒有繁枝、茂葉與皲裂皮膚的裝飾,木質的胴體,直抒心意。

從一棵樹造化為靈性的木頭,我震撼于你自由的表達。或為偶像,或為蟲魚,或為虎豹龍蛇,或為風花雪月,或為悠悠駝鈴诠釋世世代代生生不息的永恒法則……

木頭一旦醒來,氣場如此宏大,意象張揚。我知道,這是一棵樹涅槃的代價。離開曾經的繁華之後,醒來的木頭,你才會企及人類的高度,包容天地萬物。

我徜徉在這些醒來的木頭之間。我試圖賭注上整個人生苦旅,與這些陣列的木頭為伍。但是我做不到,我是凡人,我抛不開塵世的牽牽挂挂。

那就寫下我的贊美辭吧:像雕琢這些高貴的木頭一樣,我們學會雕琢人生。

聆聽一棵樹的參天往事

這人世間充滿了喧嚣。

我能夠在這裡,在喧嚣之外,聆聽到一棵樹的參天往事。

樹和木頭,遠隔一個輪回,一如天涯。我和木頭之間,咫尺之間心靈通達。天意的木頭,總是以不同的姿式,向我娓娓道來往昔韶華。

同樣依賴于大地,樹以更親密的姿态擁抱泥土。樹根穿越磐石與黑暗,在土地深處,每一寸根須,都曆經磨難。樹幹垂直于星空,樹枝指引了遠方,樹葉年複一年睜大眼睛,觀桑田滄海,讀風雲變幻。

一棵樹,如果不獄煉為木頭,如果不剖析它的内心,我們就不會知道,那些環繞于身體裡的年輪,是時間與苦難的皺紋。

一棵樹,如果舍棄枝桠、樹葉和表皮,舍棄綠蔭華蓋,舍棄巍巍山崗,舍棄莽莽森林,舍棄風笛、鳥語和天空,它就是一段純樸的木頭。

如果一段木頭能夠與人類對話,它就是天意的木頭,飽含靈性。

 

駐在木身裡的靈魂

你們,都來吧!

所有駐在木身裡的靈魂,你們收到春天的請柬了吧:秉承天意,前來木國。

你們都要來赴約這場盛會。

穿越時空而來。那些雄霸遠古的恐龍,那些獸類之王,那些标本于傳說或者史冊裡的碩大生靈們,你們一定要越過叢林而來,為這些醒來的木頭,帶來前世的氣息。

跟随神話而來。那些補天射日的英雄,那些固化于典籍裡的神靈,我聞到你們金絲楠木身體的芬芳了。

打開史冊而來。從長安城門出發,從波斯帝國策馬而行,橫貫八千裡漢唐明月,帶上酒、寶劍,帶上絲綢、美人和樂舞;或者從清明上河圖的碼頭上船,順着曆史長河而來,木國已經為你們準備了盛大的禮儀。

駐在木身裡的靈魂,值得懷念和尊敬。安睡在木頭裡的先輩們,以及刻在木牌神位上的親人們,你們也來吧,我想看看你們像靈木一樣重生的面容。

 

來自樹根部的無限猜想

樹的根部,是更有思想的木頭。

你是根,是樹向天空展示生命的支撐。

你當然向往陽光,向往自由的空氣。但命運決定你必須在黑暗中孤獨摸索。

當樹确立下活着的念頭,你就必須開始忙碌。

地層裡,有你想像不到的黑暗。你就曲生在令人窒息的地方。你的使命隻有一個,那就是延伸,延伸,讓生命擴張。黑暗讓你忽略自己的存在,在不為人知的地下,你隻知道自己是根,代表一棵樹隐蔽的部分。

在最艱難的時候,你不曾埋怨命運。生長的基因存在自己的血脈裡,你讓生命證明來自根部的夢想。

在地層深處,根常常和它的兄弟們相聚,握手,擁抱。

很多年以後,樹會枯萎,但根依然樂觀,豁達;回歸木國,即使幹枯,根擁抱土地的姿勢,從不輕易改變。

 

木國王者的榮耀

在這裡,在鋼鐵和創意構架的宮殿裡,木頭是當然的王者。

這些木頭最大的榮耀,是對靈魂溫情的孵化與凝固。

木頭重新孵化了遠古。走進童話木國,時光倒流,大地定格,遙遠的生命被木頭頃刻之間凝固。行走在曾經弱肉強食的叢林間,你聽不到強者的嘶吼和弱者的哀鳴。所有的動物悠閑,憨态,平和,這是靈性的木頭打磨了獸性。

木頭孵化了曆史的一個個細節。曾經誕生于時光裡的那些耀眼瞬間,被這些木頭捕捉、孵化與定格。先哲們睿智的目光,古刹禅意,陣列羅漢,遠寺鐘聲,風雅詩韻……木頭盡納入懷,精心孕育。

一截純樸的木頭,孵化王侯将相,孵化山川江河,孵化田園農耕,孵化勞而無功莽莽乾坤。

在這裡,木頭遵循天意,孵化木國,也孵化屬于王者的榮耀!

還有多少神奇可以矚木

在這裡,最好的交流方式,是與每一尊木雕默默對視,然後扇動思想的翅膀。

伫立在屬于自己的生肖木雕下,我像一隻豎起耳朵的兔子,聆聽木國裡天籁般的樂音。

遊走于遠古叢林,我漸漸被一隻隻神獸同化。或許,我曾經就是它們中的一員,因為我絲毫感受不到野性的驚恐,隻有靈魂與靈魂的觸摸,像久别重逢的親人。

我又重回了曆史的深巷。這些從木頭裡生長的文字,詩歌,這些簇擁在木頭裡的先賢、文朋,這些穿行于我左右的駝隊、商賈,我的往世一定來過這裡,此刻的對視,就是約會今生。

我将高貴、莊重、神聖的木鼎一一膜拜;我的目光,沿着八駿奔跑的方向穿行;我在巨大的雄鷹屏風前張開手臂;我在絲路絡繹不絕的人群中尋找自己的面孔……

在這裡,有多少瞑瞑天意未曾破譯,就有多少神奇可以矚木!

在這裡,木可以恣意表白

一支碩大的玫瑰,在一段堅硬的木頭裡熱烈開放。我聽見芬芳的語言了,這是遠古森林敞開了胸襟。

杜甫手握酒盅,目光直抵蒼穹。詩情從木像裡迸發,我聽見大唐吟哦的回聲。

後羿的利箭,搭在了滿弓之上。隻要木頭發出“嗖”的聲響,你就會看見碧血殘陽,看見人民叩首歡呼,大地重回吉祥。

莊子對天放歌,如瀑的根須,化為浩浩蕩蕩的思想。

利劍,馬車,仆傭;城堡,祥雲,工匠……藝術、法典與貴賤都被木頭一一具像;明月,花朵,道義;糧食,果蔬,愛情……這些發自心靈的情感,以及生命的營養,都在木頭的掌控之中。

木納無言,于無聲處,卻雷霆萬鈞。每一件木頭雕刻,都凝固了萬語千言,對視之間,向你傾訴!

可以恣意為你表白的木頭,就是親人。

 

我想帶一尊木偶回家

你說,會購一隻暗香千年的檀木箱子回家,為女兒珍藏永久醇香的愛情。

他說,想從來自熱帶叢林的木身裡,取出一圈木珠戴在手腕,讓遠古的林海濤聲,陪伴自己熱血奔騰的脈搏。

我想說,真想帶一尊木偶回家。木偶一定是某棵樹的靈魂,像我的愛人,溫柔,端莊,善解人意。

這尊木偶,當然會有一雙靈性的眼睛,洞察天下。每日隻須一瞥,就可以清掃我蒙塵的心境。

如果帶一尊木偶回家,我就會常常回味起在木國的那些時光,我的那些被木同化了的思想,精緻,成熟,不輕易表露,卻向詩意的遠方飛揚。

帶一尊木偶回家,我就是天意木國永久的親人。日複一日,年複一年,我的詩歌為每一塊高尚的木頭吟唱!

  • 責任編輯:秦 俊
  • 審  稿:李 輝
  • 簽  發:姚 偉
http://m.juhua243477.cn|http://wap.juhua243477.cn|http://www.juhua243477.cn||http://juhua243477.cn